返回

職場百科

醫院支援職系員工日日「搏晒命」!

 

 

【百味七十二行】

 

身體勞損 厭惡工作 人手不足

醫院支援職系員工日日「搏晒命」!

 

  本港各醫院人手不足、病房爆滿,令人關注醫生及護士人手不足問題,但在前線負責照顧病人的醫院支援職系員工卻往往被忽略,他們同樣面對人手不足問題,也要處理大大小小厭惡性或行政工作,從他們平均一小時要幫20名病人沖涼、一小時幫逾50名病人換尿片,兩名同事一晚要照顧50多名病人等,可以想像他們面對的工作壓力如何沉重,也帶來不同程度的身體勞損。

 

 

支援職系員工長期被忽視

 

  阿欣及本身是醫院管理局支援職系員工協會理事長的吳偉玲皆是二級病人服務助理,分別在屯門醫院及小欖醫院工作,兩人異口同聲表示,支援職系員工長期被忽視、薪酬偏低、人手不足問題嚴重。

 

  吳偉玲形容,現時同事的薪酬待遇皆是用健康換回來,以她自己為例,由於長期要扶起病人換片穿衣,重量全卸在雙腿,令腰、手、腳也經常疼痛,她舉起右手說:「手指早上合唔埋、合不成拳頭,膊頭、頸椎、膝頭哥都痛。」

 

  簡單如抽血員,由於手指長期做同一個抽血動作,一日做50至60個病人,結果也造成手部勞損。

 

  吳偉玲指出,一名護士加兩名病人服務助理,夜更便要照顧40至50人,早更人手會較多,但工作量相應增加,如要協助病人進行物理治療、換片、餵飯、幫手沖涼等,平均在一小時內幫20名病人沖涼、幫逾50名病人換尿片,之後再要處理病人出院的個案,阿欣指出「差不多個個病房一樣!早上一返工,就要不停做。」

 

 

輔助器材也「勞損」

 

  醫管局會在病房提供一些輔助器材(如起人機),以協助病人服務助理搬移及扶起病人,但阿欣表示,有時由於時間太趕,根本沒有時間用輔助器材,只能盡人手盡快處理。而諷刺的是,供應商沒有想過香港公立醫院每日使用起人機高達50次以上,所以機器組件經常損壞,因為有關機器原設計根本沒有預計使用頻率這麼高;而沖涼車、血壓計等也因經常使用,不時損壞。

 

  問吳偉玲及阿欣有沒有想過放棄,兩人坦言「經常都諗住唔做」,但往往因責任及與病人的關係,令她們繼續留下來。

 

  阿欣表示,有一個令她很深刻的個案,一位伯伯的心臟兩條血管栓塞,需要4萬元做「通波仔」手術,但他寧願留錢給兒子日後結婚也不做手術,結果阿欣用了一晚時間說服他及建議他申請緊急援助,最終伯伯手術成功康復及感激她,也鼓勵了阿欣留下。她坦言:「這令我有滿足感及鼓舞,因為若因貧窮而放棄自己生命,我是接受不到!」本身是工會理事長的吳偉玲由想放棄,到成為領軍人物,她表示:「本想幫女兒照顧初生外孫女,但孭了工會這責任,便難放低。」

 

  兩人表示,做這行要有愛心,病人服務助理可能較家人更清楚病人需要及行為,因家人可能一星期只到醫院一次,她們則與病人日日見面溝通,故會有感情,有時相熟的病人離世,她們也會很傷心失落。

 

 

成功爭取加薪靠大家齊心

 

  在今年一月底,香港醫療人員總工會開始舉行一連串遊行示威,要求調整薪酬及增加人手,為醫管局支援職系員工爭取加薪行動揭開序幕,經過一次又一次示威請願,甚至計劃靜坐,最終工會接納醫管局支援職系(PCA,OPA,EA) 劃一加薪8%的方案,工會指出,若連同增薪點及其他因素,員工薪酬增幅超過12%。

 

  吳偉玲表示,今次成功爭取加薪是有賴天時地利人和,因為社會近期關注病房爆滿及人手不足問題,故工會評估過這是最好時機出來爭取,她指出,支援職系員工一直被忽略,薪酬偏低,爭取多年也未成功,故「這刻唔做,就可能有排做唔到。」

 

  吳偉玲很感動說:「在計劃靜坐那天,病房的同事很配合及幫手,原本我正幫病人沖涼,但同事叫我唔好沖喇,去處理談判一事,主管也隻眼開隻眼閉,故成功是靠大家齊心。」阿欣亦表示:「理事長很盡責,激發我地參加今次行動。」

 

  但吳偉玲補充說:「我地工會幫助好多基層同事,雖然舊制同事不理想,我仍俾人駡,但會繼續幫舊制員工爭取調薪。」令她欣慰的是,不單有會員多謝她及工會同事,也令更多人認識工會。

↑回頁首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