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5 最低工資時薪應調高至43.5元

  工聯會於今天(6月15日)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提交對2021年最低工資水平意見書,要求將最低工資時薪調升至43.5元,即訂於時薪工資中位數的六成,確保在嚴峻經濟環境下,最低工資能令低薪勞工得到基本工資保障、薪酬升幅也可追過通脹,合理地分享經濟成果;同時,也可避免基層員工因缺乏議價能力而工資被壓、影響生計、加劇貧富懸殊。

 

 

  檢討2021年最低工資公眾諮詢將於明天(6月16日)結束,工聯會權益委員會委員丘燿誠,聯同香港護衛及物業管理從業員總會及飲食業職工總會等代表,手持「追過通脹 分享成果 最低工資時薪43.5元」橫額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提交工聯會對2021年最低工資水平的意見書。

 

最低工資必須要追過通脹水平


  丘燿誠表示,2019年反映通脹的消費物價指數為3%,財政司司長陳茂波預測2020年整體通脹率與基本通脹率(扣除紓困措施影響)分別回落至1.7%和2.5%。單以此推算,在2019年及2020年通脹上升的因素下,市民的購買力因而下降約4%,故此最低工資的調升幅度必須要追過通脹水平,方能保障基層勞工的購買力及生活質素不受影響。

 

  丘燿誠補充,最低工資自2011年設立以來,至2019年的9年期間,累計升幅為33.9%,相對同期時薪工資中位數累計升幅39.3%,低5.4個百分點,反映最低工資的升幅遠低於大部份僱員的工資增長,故各界無需過份擔心最低工資調升會導致企業成本大幅增加及帶動新一輪裁員。更重要的是,在現時的經濟環境下,最低工資可避免基層僱員工資過度受壓,令他們獲得基本生活保障。

 

最低工資能夠為基層勞工提供最基本保障


  最低工資其中一個重要功能是為弱勢勞工提供保障,基層勞工缺乏議價能力,藉最低工資就能夠鎖定一個較合理的工資水平,令工友能夠維持生計。但事實上,最低工資增長多年來與勞動力市場脫軌,目前賺取最低工資時薪37.5元的僱員佔總體勞工的0.7%,人數僅約21,200名,當中主要為政府外判工,以及最沒有議價能力的年老保安員,他們的平均月薪約只有7,800元,但一般行業低薪工種的月薪基本已達10,000元,故絕對有需要合理調高最低工資水平,即訂於時薪工資中位數的六成。

 

 

  香港護衛及物業管理從業員總會代表温嘉貴補充,工會絕不會接受凍結或微調2021年最低工資,因為最低工資的設立正是要幫助一批最前線和被剝削的弱勢勞工,政府一旦拒絕調高最低工資,而令到工友辛勤工作後仍然不足以糊口,最終只能迫工友申請綜援,這對社會構成嚴重的財政負擔。

 

  服務業總工會代表劉偉玉表示,清潔行業屬於厭惡性工作,工友需要長時間在遍佈細菌及充滿著異味的地方工作,收入與辛勞程度從來不成正比,因此工會要求要大幅調升目前嚴重偏低的最低工資;飲食業職工總會代表招冠聰則認為,2021年的最低工資必須調高,可以遲免低薪員工的工資下跌至不合理水平。

 

最低工資低於綜援金,失去鼓勵就業功能


  丘燿誠指出,現時賺取37.5元最低工資時薪所得的酬薪較綜援金額還要低,明顯失去鼓勵低薪僱員積極就業的功能,亦不能讓最辛勞的打工仔女獲得合理回報。據政府官員指出,現時四人的家庭綜援金額連租金津貼等,約有16,000元,惟以賺取最低工資時薪37.5元的打工仔女來說,他們每日工作8小時,每星期工作六日,一個月工資約只有7,800元(即37.5元 乘8小時再乘26日),兩夫婦合共也只有15,600元,仍低於四人家庭綜援金額。因此工聯會認為最低工資水平的釐定應高於綜援,並應與綜援有一個合理差距。否則基層勞工因為工資過低而不能維持生計,最終寧願申請綜援,對政府構成巨大財政壓力。

 

  總結而言,工聯會認為最低工資的目的是要令到低薪僱員的工資不能過低以及能分享經濟成果。最低工資的升幅亦自2011年設立後一直與勞動力市場脫軌,甚至較綜援金還要低;目前賺取最低工資的僱員大多是政府外判工、又或從事物業管理、保安、清潔、速遞等年紀大、低學歷、低技術的低薪僱員,因此工聯會不會接受凍結或微調最低工資。

 

  工聯會一直主張確立一個科學、公平、便於計算和操作性高的參考基準去設定最低工資水平,政府理應從速就最低工資制度作出全面檢討,落實「一年一檢」,令基層人士分享合理經濟成果。

 

↑回頁首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