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五巴分會約晤運輸署 提多項提升巴士營運安全建議

  在深水埗發生嚴重交通意外後,對於如何提升專營巴士的營運安全問題引起社會各界人士的高度關注。為此,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率同屬下五間巴士分會(九龍巴士分會、新世界巴士分會、城巴分會、龍運巴士分會及新大嶼山巴士分會)在約晤運輸署,反映專營巴士員工的意見和提出改善建議。

 

  總工會發言人張子琦表示,在任何交通意外當中,所有遇事者都是輸家,而整體社會亦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因此如何提升專營巴士的營運安全質素是一個需要長期重視和著手跟進的工作。然而,由於香港車多路窄,道路變數也十分多,再加上道路設計、交通燈號管理、專營巴士公司的管理水平等因素,專營巴士發生交通意外的成因往往頗為複雜。可惜的是,近期有些輿論把這宗交通意外的討論焦點集中而簡單地歸咎於專營巴士車長的工時問題上,此舉顯然無助於提升本港交通安全的質素。

 

  張子琦指出,在運輸署2010年10月修訂的「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中,列明巴士車長在一個工作日最長的工作時間(包括所有休息時間)不應超逾14小時,原意是因應巴士行業裡的特別車運作而制定(所謂特別車,俗稱為「兩味車」或「蛇車」,主要是在早上和傍晚的上下班時段裡運作,以應付巿民較大的交通需要。在兩個時段之間,車長大約有2至3小時的休息時間。整體運作類似於餐飲業的「落場」)。然而,有些專營巴士公司在壓縮成本之下,明知人手不足而不加以解決,反而有意無意地利用指引沒有清楚列明具體要求的情況,使巴士車長長時間地從事駕駛工作,因而增加道路交通安全的風險。作為監督和管理專營巴士營運的運輸署,在制定工作指引後沒有切實地審視巴士公司的運作和堵塞這個漏洞,有著嚴重失職之嫌。

 

  另一方面,對於下調專營巴士車長工時上限的問題,張子琦表示在初步徵詢會員的意見後,大部份會員都希望在現時收入水平不受影響的情況下可以作出調整。與此同時,張子琦認為若下調工時上限可有助提高社會人士對專營巴士營運安全的信心,工會亦會對此持開放態度。不過,由於現時專營巴士車長的工時長短不一,因此在下調工時上限後,需要大量人手來填補因削減工時而出現駕駛空缺。唯當前大部份巴士公司都存在著人手不足的現象,而培訓一名專業巴士車長亦需時甚長。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現時工時較短的車長便要加長工時,以應付巿民使用巴士服務的需要,結果反而使部份車長不勝負荷,可能衍生出新的交通安全問題。對此,張子琦希望運輸署和巴士公司重視和盡早著手解決問題。

 

  不僅如此,張子琦亦指出,很多巴士車長都批評專營巴士公司為了維持最大經營利潤,近年「努力地」壓縮不同路線的行車時間。事實上,由一個巴士總站開達另一個巴士總站之間的行車時間往往會受到交通擠塞、乘客人數的多寡、年長和傷殘人士的需要而有所不同。可惜的是,資方管理層選擇性地忽略這些情況,沒有與車長進行良好的溝通,提出一些未能符合實際情況的要求,徒增巴士車長的工作壓力。對此,工會代表均要求運輸署在審視工作指引的內容時,不應單純著眼於工時上限的問題,亦應合理地增加巴士車長的休息時間,同時加強監管專營巴士公司,以避免任由資方使用各種不合理方式,從而減少前線巴士司機的工作壓力和交通安全的變數。

 

  此外,參與這次會議的工會代表也指出,在道路設計和交通燈號的管理方面,政府也生搬硬套地沿用一些海外經驗,而沒有依照香港的實際情況來改良和重新規劃。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受到香港路少車多和生活節奏快速的影響,不少乘客經常會在車輛行駛的期間站立和準備下車,這個情況亦成為巴士司機工作上的難題。例如在交通燈號轉換期間,如果司機選擇即時停車的話,可能會使乘客跌倒或撞傷,但如果他們選擇繼續前行,則可能被執法人員指控不遵守交通燈號。這次深水埗的交通意外很可能是一個例證。對於這個問題,工會代表多年前已多番向政府提出建議,希望政府改善現時的交通燈號管理措施,如加設交通燈號倒計器或閃動裝置等。唯政府對廣大司機的良好願望置若罔聞,一直沒有落實有效的改善措施。

 

  至於下調工時上限的實際時數,張子琦認為運輸當局有責任在進行全面探討後,再向工會提出具體的建議,而工會也將進行問卷調查,徵詢廣大會會員工友的意見,然後與有關方面作進一步的磋商,以期在提高本港專營巴士的營運安全質素和行業良好運作之間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

 

  在這次會議中,運輸署人員表示專營巴士車長的工作指引已經沿用多年,因此有需要進行檢討。不過,署方人員亦同意工會代表的意見,應當在提升專營巴士營運安全的前提下探討下調工時上限的問題,避免因此產生新道路交通安全的變數。另外,署方人員也承諾在道路安全管理、車長營運的配套設施和加強對專營巴士公司的監督加強工作,以改善巴士車長的工作環境。

 

↑回頁首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