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5 有開工、無收工情況未解決 打工仔女壓力已爆錶

 

  工聯職安健協會(協會)於2016年9至12月期間,進行名為「香港在職人士工作壓力調查」問卷調查,透過工聯會屬下的各大工會,成功訪問了共773名香港在職人士,調查目的是了解現時他們面對工作壓力的情況。協會(前身是工聯會職業安全健康委員會)將今年與過去四年(2012至2015年)數字比較,發現各行業的打工仔女經常面對沉重的工作壓力。事實上,各行業的專業人士面對沉重的工作壓力。一來他們要面對「有開工 無收工」的苦況,二來亦要面對公司的無理「工作指標」,公司希望員工在「三無」(即「無資訊」、「無人手」、「無設備」)情況下,以「有限」時間做「無限」工作。

 

  調查結果顯示,整體受訪者對工作安全感,明顯出現擔憂(表一)。有接近四成受訪者經常擔心失去現時的工作,比較2012年數字,增加百分之八。再者,「工作間暴力」情況與2012年比較為嚴重(表二)。另外,受訪者在「要求應付大量工作」情況,較過去嚴重。數據反映出員工長期在有限時間應付龐大工作,構成了普遍在職人士有沉重工作壓力的原因(表三)。調查亦發現,受訪者在「缺乏人手」及「缺乏設備」的百分比均上升,「三無」的情況較以往幾年為嚴重(表四)。

 

  調查發現,有接近八成的受訪者感受到很大工作壓力。這批「受壓」的受訪者主要來自「建造業」及「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從事「建造業」人員不論是前線工作人員,還是專業人士,面對近年立法會「拉布」、「流會」,工人面對有大量工程需在短時間內完成的困境;與此同時,工人亦面對立法會「拉布」所帶來的撥款「尚待審議中」情況,手停口停,往往構成巨大工作壓力。與此同時,來自「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的「公共行政」、「教育」及「人類保健及社會工作活動」的行業受訪者,感到沉重的工作壓力,主要來自經常超時工作,不單至他們面對「有開工,無收工」情況,同時亦面對沉重工作量。再者,有部份受訪者來自從事教育行業的教育工作者,壓力源頭來自對現時教育政策所帶來的變動,學校行政工作繁重,「備課」時間不足,學生家長對教師的期望等原因,往往做成教師承受很大的工作壓力。另外,有受訪者來自「行政及支援服務活動」及「人類保健及社會工作活動」行業,他們所承受的壓力主要來自前線設備/支援不足、工作時間長及在短時間內完成工作。

 

  從事專業及管理工作的受訪者有很大的工作壓力,主要原因是需要負責決策工作,及工作繁重;同時亦需要承擔較大的責任及風險,故無形中構成沉重的工作壓力。相反,從事文職、技術及操作工作的受訪者,需要經常性在短時間內處理大量文件,及面對前線人手及設備不足的情況。根據統計數字顯示,來自不同階層的受訪者,在近三個月都面對很大工作壓力。平均有八成的受訪者來自「$20,001至$30,000」、「$30,001至$40,000」和「$40,001至$50,000」,在近三個月都面對大工作壓力。事實上,與2012年作比較,「受壓最大」的群組由低收入組別,慢慢轉移至中產階層。中產階層雖收入比較高,但在公司亦是「夾心層」員工,一要面對上司的「做不到的指標」,又要「受下屬氣」,導致工作壓力趨勢漸漸由低下階層轉移至中產階層(表五)。

 

  根據該調查的結果顯示,受訪者超時工作時數越長,所受到工作壓力的情況越嚴重。當受訪者在每星期超時工作5小時或以上,已有接近八成半受訪者都會感到很大工作壓力。事實上,當受訪者每星期不會超時工作,只有六成的受訪者感到很大的工作壓力。另外,協會亦將「超時工作」與「感受工作壓力頻密程度」兩者的關係仍詳細分析。結果發現,當受訪者每星期超時工作少於1小時,以組別的百分比,只有18.8%受訪者選擇「一直」的頻密程度。當每星期超時工作17小時或以上,選擇「一直」有36.6%,從上述統計反映到,超時工作時數越長,受訪者越經常面對工作壓力。

 

  數據顯示,構成他們有沉重的工作壓力主要原因包括:「必須長時間的工作」、「公司的士氣與組織氣氛」、「在工作上作出決策上的風險」、「常常被要求做本份以外的事情」及「因自己的錯誤所造成的後果」。根據以上的原因,「長時間工作」與「工作壓力」亦已成為一個不可分割的關係。從本次調查顯示,老闆的無理的工作要求,對受訪者構成沉重的工作壓力。同時,調查亦發現,受訪者工時逾長,受壓情況越嚴重。在職人士每日需要長時間工作,造成經常性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再加上老闆的無理工作要求,對其身體及心理上都有負面影響。有部份在職人士在工作上所受到的怨氣,及長時間外出工作,與家人關係變得疏離,亦有機會因「聚少離多」而產生問題。

 

  透過本次調查,協會發現打工仔經常需要「有限」時間、及在「三無」的情況下完成「無限」工作。雖然,在職人士普遍地擁有較高的抗壓能力,但情況持續下去,對其身體、心理產生長遠的負面影響。協會對於以上情況,有以下建議:

 

一、強烈要求勞工處全面檢討《僱員補償條例》,加入更多因職業直接或間接引致的疾病,例如因工作所造成的精神勞損,列為法定職業病,獲得合理賠償;

 

二、強烈要求政府正視有關行業普遍存在工時過長、無償加班等情況,由於現時有部份行業僱主企圖正規化「長工時、無償加班」問題,如交通運輸業、零售業等採用預設工作指標、佣金制等工資計算方式來模糊工時制度,由於底薪偏低,工友只能通過「長工時」來維持基本收入,令僱員默認「長工時文化」。要求政府盡快立法制訂「標準工時」,好讓在職人士能夠在合理的工時下工作;

 

三、強烈要求政府立法規定超時工作後有合理的補薪/補假,堵塞「無償工作」的漏洞;及要求政府及相關部門,嚴格執行現行休息日、法定假日及有薪年假規定,阻止無良企業繼續剝削工人權益;

 

四、要求政府推行長遠而有效的精神健康政策,對各方面進行針對性的資源調配,做好防範工作,針對現時精神健康政策的漏洞及沒有一套長遠而有效的精神健康政策及相關配套設施的問題;

 

五、要求政府盡快消除一切與歧視婦女懷孕的政策,包括盡快落實「全薪產假」、設立「產後工作保障期」,保障她們的勞工權益;

 

六、建議本港各大小企業加入「家庭友善」元素在公司政策內,讓打工仔女能更好地兼顧工作和家庭,在工作與家庭生活中取得平衡;

 

七、建議僱主主動向面對家庭問題困擾的僱員或經常加班、受壓的員工,提供心理輔導服務。

 

 

表一:受訪者對工作不安全感的看法(2012年與2016年比較)

工作不安全感(有時/經常/一直)

2012

2016

變化(%)

擔心工作不是永久性的職業

48.9%

50.7%

+1.8%

擔心過去所犯的錯誤或所做的事情

44.3%

50.1%

+5.8%

懷疑自己的能力及判斷,自信變得愈來愈少

42.2%

46.3%

+4.1%

擔心被解僱的想法令你恐懼

29.9%

28.5%

-1.4%

擔心失去現時的工作

29%

37.3%

+8.3%

 

表二:受訪者對人際衝突的看法    2012年與2016年比較)

人際衝突 (有時/經常/一直)

2012

2016

變化

在工作中受到無禮對待

38.6%

48.4%

+9.8%

在工作中出現人際衝突

31.4%

37.9%

+6.5%

在工作中與別人發生爭論

27.1%

36%

+8.9%

 

表三:受訪者對工作量的看法(2012年與2016年比較)

工作量(有時/經常/一直)

2012

2016

變化

被要求盡可能趕快地完成工作

65.2%

66.2%

+1%

要超時工作

70.3%

66.9%

-3.4%

要應付大量的工作

74.1%

75.4%

+1.3%

 

表四:受訪者對組織約束的看法(2012年與2016年比較)

組織約束(有時/經常/一直)

2012

2016

變化

缺乏「做什麼」或「怎樣做」的必要資訊

54.8%

58%

+3.2%

缺乏足夠人員支援

63.9%

69%

+5.1%

設備或支援不足

63.5%

68.4%

+4.9%

 

:個人收入與工作壓力(2012年與2016年比較)

選項

2012年

2016年

變化

少於 $5,000

87.5%

37.5%

-50%

$5,001 $10,000

71.9%

64.5%

-7.4%

$10,001 $20,000

80%

74.8%

-5.2%

$20,001 $30,000

87.1%

81.3%

-5.8%

$30,001 $40,000

90.5%

85.9%

-4.6%

$40,001 $50,000

56.5%

78.1%

21.6%

多於 $50,001

76.2%

90.2%

14%

 

《香港在職人士壓力》調查報告全文下載

↑回頁首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