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4 五成婦女重返職場向下流

 

  現時香港各行各業工作時數日漸延長,影響家庭生活,常與至親聚少離多,難以有適當的相聚和溝通。在面對工作與家庭的取捨,常常處於兩難的局面。通常在取捨的時候,便以「男主外,女主內」為由,令在職婦女放棄工作,甚至本來有意投身社會的婦女們也卻步下來。而這亦衍生婦女重返職場時會出現不同困難的情況,如工作向下流、家庭崗位歧視等。工聯會婦女事務委員會(下稱工聯會婦委)以書面和網上問卷形式,共收集了537份問卷,有效問卷共496份,成功率為92.4%。

 

  調查發現超過八成受訪者因要照顧子女而在婚後放棄工作。反映她們主要受制於家庭崗位上,仍然出現照顧仔女是母親的責任。在3年內有轉工者,當中有轉工的受訪者的薪金有27.6%下跌。轉工後的薪金下跌,但仍然接納此工作首個原因是轉工前的工作壓力大,其次是新工作崗位上經驗不足,其餘的原因有「經濟需要」、「失業太久,有公司聘請但薪金較少也會接受」、「時間問題」等。

 

  有38.5%受訪者試過暫停工作一段時間後,再次重投職場,當中有49.7%受訪者重投職場後的薪金是下跌。重投職場後的薪金下跌,仍然接納此工作主要原因是已經嘗試申請工作多時、新工作崗位上經驗不足及需要照顧家庭/子女,其他原因。調查反映出除因家庭崗位令她們轉投較輕鬆少壓力的工作而接受較低的薪金。另外,她們亦認為經驗不足及脫節而接受較低的薪金。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何啟明指出透過,此問卷調查,同樣顯示婚前有工作比婚後有工作的為高,明顯反映出女性仍然受制於「男主外,女主內」傳統家庭責任觀念,令婚後如需照顧子女及家人的責任完全由女性擔任,亦因要平衡家庭責任與工作,或因照顧家庭而未有時間為自己增值等原因而轉換一份較少壓力、較少薪金的工作。

 

  工聯會婦委主任梁頌恩表示,調查顯示如暫停工作一段時間後,當她們可以重返職場時,會因為申請工作多時或認為自己的經驗不足而接受較低的薪金。最後迫使這些婦女的就業情況因家庭責任而走向下,形成重返職場婦女有下流化的嚴重情況。

 

  何啟明補充說,如要釋放婦女勞動力,政府現時最急需應實施的三項政策和措施可助婦女就業,首要是增加及加強托兒服務、其次是訂立標準工時/工時限制及為兼職僱員訂立應有的勞工保障。這顯示要助婦女就業,配套措施是最重要的。如不能將照顧家人的責任安心放下,婦女永遠有一道枷鎖,令她們放棄原本的工作,轉投其他工作而接受較低薪金,形成向下流情況出現。

 

  就此,工聯會婦女事務委員會認為要釋放婦女勞動力及防止婦女重返職場下流化現象提出以下建議,包括:

 

工聯會建議政府:

  • 從現有的政策及措施,應立即加強托兒後援服務,包括:增加「課餘託管計劃服務」名額、增加「假日託管服務」名額等;
  • 就托兒後援服務的殷切需要,建議政府於房署轄下所有屋邨因應屋邨大小,必須設有一至兩個合適托兒服務的院舍以免租金形式給予非政府機構開辦廉價托兒所,便利邨民接送;
  • 亦可善用空置校舍,改作育兒、托兒服務院舍,可儘快增加大量名額,即時紓緩在職爸媽的壓力及有助釋放需要照顧幼童的婦女勞動力;
  • 就各行業的特質制定標準工時,僱主需向超時工作的員工作出適當的補償;
  • 立法保障兼職和臨時工僱員的權益,按比例給予他們合理的勞工保障;及
  • 增加婦女進修機會,增強她們的競爭能力和晉升機會,完善「持續進修資助基金」,加大資助金額、取消使用年期限制和擴大課程的涵蓋面。

工聯會建議僱主

  • 僱主應以應徵者的能力和經驗來衡量其適合的薪酬;
  • 僱主可為僱員的工作時間作出彈性安排;
  • 僱主可讓僱員因應子女學校的活動及生病而放取家長假;及
  • 僱主可讓需授乳僱員免超時工作、外出工作及離港工作,為僱員增設育嬰及集乳間設施、准許工作時有集乳時間。

 

  家庭成員應共同分擔家庭責任,從而減輕雙職婦女在工作和家庭的負擔和壓力。應當重新思考現時婦女不論教育或工作能力都大大提高,「男主外,女主內」傳統家庭責任觀念是否仍然適用於現代的環境。


「香港婦女就業情況問卷調查」問卷調查結果附件下載

↑回頁首

分享至: